>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我們沒有忘記 祖國也沒有忘記
發布日期:2011年05月16日 來源:網站原創 閱讀:184
分享到:

一、緣起

中國和老撾是山水相連的友好鄰邦,兩國人民自古以來和睦相處。1961年4月25日中國和老撾正式建立外交關系,兩國保持睦鄰友好。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兩國關系曾出現曲折。1989年中老關系正?;詠?,雙邊關系得到全面恢復和發展,兩國領導人頻繁互訪,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衛生等領域的友好交流與合作不斷深化,雙方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保持密切協調與合作。

老撾政府希望建設一條東盟地區運輸通道,以期從內陸國家發展成為連接鄰國的交通樞紐國家,從而加強與東盟他國的聯系與合作。老撾13號公路北段巴蒙至納堆段公路始建于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由中國援建。但長期以往,由于老撾當地交通部門道路設施和交通管理存在缺陷,道路養護條件不完善,致使道路狀況不佳,對交通安全有很大影響。根據中國和老撾雙方2008年3 月30日換文規定,中國政府同意承擔援老撾納堆至巴蒙公路北段修復項目。該項目是深化中老睦鄰友好合作、促進共同繁榮與發展的又一個重要援外項目,由商務部負責組織實施。2008年12月,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有幸在中國援老撾納堆至巴蒙公路北段路面修復項目競標中中標。

納堆至巴蒙公路北段修復項目屬于13號公路最北一段,經亞洲3號公路向北可到達中國昆明,向南可到達泰國邊境。它同時也是老撾西北部烏多姆塞、瑯南塔、豐沙里、博膠省通往首都萬象的唯一陸路通道。項目路線起于烏多姆塞省城城區中國大市場邊的NAMKO橋橋頭,終點位于瑯南塔省納堆昆曼公路交叉口,路線全長78.758公里,按三級公路設計標準修復,修復后路基寬為6.5米,路面寬為6米。


云南陽光道橋員工2009年清明拜祭英靈


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援老撾納堆——巴蒙公路北段修復項目施工技術組人員從2009年初進入工地,了解當年援修公路的歷史開始,就與這片前輩們拋灑過青春和熱血的這熱土結下了不解之緣,對上一輩援老筑路人不怕流血、不怕犧牲,大無畏的國際主義、愛國主義精神充滿敬仰之情,對烈士們長眠的烈士陵園充滿敬畏之心。2009年的清明節,中國援老撾納堆至巴蒙公路北段修復項目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施工技術組全體員工給老前輩進行掃墓,看到神圣的烈士陵園荒草叢生、滿目凄涼,很不是滋味,一直想為之做點什么,以表達公司員工對援老筑路先輩的敬仰之前,達到告慰英靈,告慰家屬,告慰當年參加援修公路的十一萬大軍的目的,同時也踐行陽光道橋人的感恩做人、負責做事的文化理念。



烈士陵園修復前的荒涼景象


“每一個援老項目員工都是陽光道橋的一張名片,每一人都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形象,我們的一言一行都要彰顯大國風范,要體現名企風采;我們不但要認真履行合同,做好份內的每一項工作,還要有比別人多做一點點、多做好一點點的思想。做人要守德,要感恩做人,做事要守道,要負責做事?!边@是公司董事長荀家正在視察老撾項目時對員工提出的要求。

正是在革命前輩精神的感召和公司文化的引領下,援老項目施工技術組人員每年清明都前往納莫中國烈士陵園、孟賽中國烈士陵園拜祭。2010年3 月份對兩座烈士陵園進行了保護性修復,2011年4 月又對兩座烈士陵園進行了完善性的修復工作。

二、歷史

老撾是一個長期遭受外強侵略的國家。老撾人民為爭取國家獨立進行了長期的斗爭。在1954年7月關于印度支那問題的日內瓦會議上,與會國承認老撾王國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日內瓦會議后,法國殖民主義者撤出老撾。美帝國主義趁虛而入,在印度支那發動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特種戰爭,鎮壓老撾人民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的斗爭。

面對美國的侵略,老撾人民在老撾人民黨和愛國戰線的領導下,不畏強暴,不怕犧牲,抗美救國,逐步建立和發展了自己的武裝力量。但在武器裝備、軍用物資、軍事訓練和交通運輸等方面,都存在著許多困難。為了長期堅持抗美救國斗爭,并奪取最后勝利,老撾人民黨和愛國軍民請求中國給予軍事、物資援助,并幫助修建公路。老撾是中國的友好鄰邦。為了支持老撾人民的抗美救國斗爭,保衛中國的安全,應老撾人民黨和老撾國王政府的請求,中共中央和中國政府決定從物資上和軍事上給予大力支援。從1959年起,在向老撾愛國部隊提供大量武器裝備援助和幫助訓練其軍事技術人員的同時,還于1962年至1978年派出工程、地面警衛、防空和后勤部隊及民工大隊共11萬余人,無償地為老撾修筑了7條瀝青路面公路,共計800余公里,為老撾人民取得抗美救國斗爭的勝利和發展老撾經濟,做出了積極貢獻。

援老部隊還利用施工和作戰間隙,為老撾蓋小學校舍32所,修便道40公里、便橋130座,挖水井100多口,修水渠5萬余米,助民勞動3萬多人次,修理車、船和機械1萬多臺件,出動運輸車2500多臺次,治病26萬人次。

1968年,老撾人民接連取得的巨大勝利,引起了美國和萬象當局的極度恐慌和不安。美國和萬象當局不斷派出飛機對中國筑路部隊進行空中襲擾,平均每月達100多批,400~500架次。

為了支援老撾人民的抗美救國斗爭,中國人民付出了重大的代價和民族犧牲。無論是在3年經濟困難時期,還是在10年動亂時期,中國人民節衣縮食,盡量滿足老撾人民抗美救國斗爭的需要,援老部隊在艱苦的施工和對空作戰中,頑強奮戰,許多人員負傷致殘,有269人犧牲,其中210人長眠在老撾勐塞(M.XAI)和納莫(NAMO)的烈士陵園里。

老撾人民革命黨和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政府,對于中國人民為老撾人民所做出的貢獻,給予很高的評價。1974年10月10日,老撾人民解放軍最高指揮部參謀部寫信給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信中說:“中國人民的援助,是在真正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基礎上的援助?!崩蠐肴嗣窀锩h代表團在老撾的烈士陵園向中國烈士獻花圈時表示,“對于中國崇高的國際主義精神,我們子孫后代將永遠銘記在心?!?978年3月17日,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主席蘇發努馮簽署了《關于表彰中國工程隊先進單位和個人的決定》,授予中國筑路工程隊指揮部一級自由勛章,第725、726、727、732、733、734大隊及7個分隊一級勞動勛章,17個單位和2名個人二級勞動勛章,黃小毛烈士等3人一級英雄勛章,另外207位烈士二級英雄勛章。老撾政府總理凱山·豐威漢簽發了給中國筑路工程隊2498位立功人員的獎狀……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熱帶叢林多疾瘴,
擺子瘧疾黑馬蝗。
撼天斗地戰疾痛,
不懼千難士氣壯。
消滅美帝保家鄉,
我是鐵軍在戰場。
勇敢頑強不怕苦,
慷慨赴死又何妨。


這是一九七二年三月七日一個參加援老抗美的老兵于老撾瑯勃拉邦(LUANG PRABANG)返勐塞(M.XAI)途中寫就的。他抒寫了當時參加筑路架橋十多萬指戰員為支援老撾人民抗擊美帝、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而不畏艱險、不怕犧牲的大無畏情懷。

三、心聲



《心寒的涕淚》
重見陵園墓碑石,
涕淚又溫烽火馳,
為保家園抗美帝,
忠骨遺灑抒壯志。
今朝荒冢草如是,
孤魂飄零誰人知。
思鄉淚泣何時就,
夢盼家母撫兒癡。



這是一個近年到老撾烈士陵園祭拜的中國人,看到當年修建的烈士陵園無人守護、無人整建、無人祭掃,風雨摧殘,野獸出沒,破破落落雜草叢生,似成了荒冢野墳的感慨之作。他在網上的文章還發出了“試問我們的國家真的把他們遺忘了嗎?”的疑問。

他在文章中還說:在六、七十年代,浴血奮戰在援助老撾人民抗擊美帝侵略戰場上的十幾萬將士們,背負著國家和人民賦予的艱巨使命;抗美帝,燃燒激情。我們在那特定的歷史年代及特殊的背景下所承受的不僅僅是惡劣的自然環境,惡疾纏身和流血流汗,我們每天直接面對的是血與火的戰爭和大無畏的慷慨赴死。炮火硝煙中,為國家、為民族自然形成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使我們戰友的感情遠遠超過親兄弟。在生與死的考驗下,爭搶的是艱難困苦與犧牲,相讓的是榮譽和生的希望。是莊嚴神圣的軍魂以無形的親和力把我們緊緊地連結在一起,戰場上,同呼共吸、榮辱與共、生死相依,用鮮血和青春為我們國家的安全和兄弟國家的抗擊侵略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想當年,我們這些鐵血男兒;鏖戰疆場何所懼,迎難而出抗美帝。無欲無求為國民,慷慨赴死算啥的。隨著時間的飄落,歷史漸漸被人們遺忘了,而烈士們似乎被他們的“母親”遺棄了,為國為民捐軀的烈士,已成了飄遺的孤魂。



烈士陵園修復前的荒涼景象


四、修復



《我們沒有忘記,祖國也沒有忘記》
每到陵前必駐足,
緬懷歷史祭英魂。
除卻荒草種芳草,
墓志新銘拂盡塵。
當年先輩鏖戰地,
又來援老筑路人。
道路越修越通暢,
中老友誼萬古存。



這首小詩為云南陽光道橋一員工所作,要表達的就是:我們沒有忘記、祖國也沒有忘記當年那段歷史,沒有忘記創造歷史的那些人。作為后來人,我們有責任和義務維修烈士陵園,維護烈士陵園的尊嚴。

(一)2010年3 月的保護性修復

1、納莫(NAMO)中國烈士陵園的修復
納莫(NAMO)縣中國烈士陵園位于老撾北部烏多姆賽省納莫縣城以西屬于縣城郊區離老撾13號公路18m左右,該陵園迄今已有40年的歷史。該陵園坐西南向東北,形狀近似正方形,東北面、西南面寬58.7m;東南面、西北面寬:57m;平面布局,共設有2區:
第一區紀念碑,在紀念碑正面寫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字樣;在紀念碑的正后面寫“堅決支持英雄的老撾人民,把抗美救國戰爭進行到底!”字樣,落款為:“中國援寮筑路工程隊第三0一支隊”,時間為:“一九七二年三月一日”。

第二區共安葬中國81位革命英烈。陵園的四周載有混凝土柵欄。納莫縣中國烈士陵園大門為兩扇往內開的鋼筋與鋼管相互焊接而成的鐵門,高2.77m,寬1.55m。磚砌門柱高2.77m,并有正面寬0.8m、內側寬0.73m的兩個門墩。門墩兩正面寫:“為了人類的解放,灑盡鮮血心歡暢!”。門頂用鋼管布局成弧形并寫有“烈士陵園”四個字。

2010年3月初至4月3日,援老撾納堆至巴蒙公路北段修復項目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施工技術組派出人員對該烈士陵園進行修復,修復工程內容如下:

一、清除雜草及樹木3345.9m2;墳墓之間空地全部用20#混凝土填充,并將陵園800m2混凝土場地進行修補;人工打磨墳墓81棺,并對長231.4m的四周圍欄、紀念碑及基礎進行打磨修補;新補棺身2棺、新制做混凝土碑2塊;對陵園中寬1m、長250m的混凝土道路進行修補;將烈士陵園門墩拄進行打磨修復并對烈士陵園門前的道路進行修補。

二、將烈士陵園四周長231.4m的圍欄和高5m寬7.2m的紀念碑四面塔身及塔基礎、陵園門柱修補并粉刷白色涂料進行防護。

三、給81棺墳墓碑重新打磨后粉刷水泥,將紀念碑四面塔身重新打磨后粉刷,墓碑進行描紅,烈士陵園大門重新修補焊接及涂漆防護。

四、將圍欄四周距混凝土柵欄2m內的雜草及樹木進行清理。




納莫(NAMO)烈士陵園原貌


納莫(NAMO)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納莫(NAMO)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納莫(NAMO)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納莫(NAMO)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納莫(NAMO)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納莫(NAMO)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2010年修復完工后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一)


2010年修復完工后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2010年修復完工后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2、勐塞(M.XAI)中國烈士陵園的修復

勐塞(M.XAI)中國烈士陵園位于老撾北部烏多姆賽省以南5公里左右。該陵園迄今已有40年的歷史。她坐西向東形狀呈長方形 (東面寬62.69m;南面寬79.68m;西面寬62.25m;北面寬79.68m) 臺階布局,共設有10級。

第一級設有紀念碑。紀念碑正面寫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的背面寫有:“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在左面寫有:“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在右面寫有:“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紀念碑上的字體全部采用毛體書寫。

第二至十級共安葬中國129位革命英烈。陵園的四周有高1m的混凝土柵欄。陵園大門為高2.88m、寬3.01m的鐵門,磚砌門柱高3.44m。有兩個正面寬0.39m、內側寬0.61m的門墩,門墩正面寫有:“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字樣;門頂用磚砌成寬0.55m、厚0.26m弧形門頂,并有:“烈士陵園”四個字。

2010年3月初至4月3日,援老撾納堆至巴蒙公路北段修復項目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施工技術組派出人員對烈士陵園進行修復,修復工程內容如下:

一、清除雜草及樹木:5040m2;新增混凝土270m3;人工打磨墳墓129棺,新補棺身2棺;打磨長286m的四周圍欄、烈士陵園門門柱和高6m寬3m的紀念碑塔身;墳墓前新增寬0.8m長30m的混凝土路17條;對陵園中心寬3.4m長4m的9條臺階、及相連的總長37.21m的中間道路進行修補;對烈士陵園門前至公路的進園寬3.08m、長80m、厚15cm的混凝土路進行重新修復。

二、將長286m的四周圍欄、高6m左右寬3m左右的紀念碑四面塔身、陵園中心臺階及相連的中間道路粉刷白色涂料。

三、給129棺墳墓碑重新打磨后粉刷水泥及碑文描紅、紀念碑四面塔身粉刷水泥及碑文描紅,對鐵門進行補焊及刷綠漆防護。

四、將圍欄四周距混凝土柵欄2m內的雜草及樹木進行清理。


 

勐塞(M.XAI)烈士陵園原貌


勐塞(M.XAI)烈士陵園進場道路原貌


勐塞(M.XAI)烈士陵園原貌


勐塞(M.XAI)烈士陵園原貌



勐塞(M.XAI)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勐塞(M.XAI)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勐塞(M.XAI)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勐塞(M.XAI)烈士陵園修復過程


修復完成的勐塞(M.XAI)烈士陵園


新修勐塞(M.XAI)烈士陵園進場道路


勐塞(M.XAI)烈士陵園墳墓前新增寬為80cm的混凝土路


修復完成的勐塞(M.XAI)烈士陵園


(二)2011年3月的完善性修復

由于老撾兩座中國烈士陵園地處熱帶,植物生長速度較快,沒有經過硬化的地方很快就被雜草覆蓋,影響陵園的美觀。2011年3 月,我公司援老施工技術組對兩座烈士陵園又進行了完善性修復,增加了園內硬化面積,并種植多株松柏樹苗,使陵園基本上達到了長期整潔、莊嚴、肅穆的效果。


修復一年后的烈士陵園景象


修復一年后的烈士陵園景象


2011年4月完工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2011年4月完工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2011年4月完工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2011年4月完工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2011年4月完工的納莫(NAMO)烈士陵園


五、反響

2010年4月14日,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總部來了三位不速之客。一位參加過當年修建援老公路的老兵,帶著一位江西籍烈士的母親和烈士的兄弟找到了公司。原來他們是到老撾祭拜烈士時發現烈士陵園已煥然一新,與往年的景象大不一樣。感動之余,他們把這一好消息轉告了一些當年的戰友和烈士親屬,當即在他們當中引起了強烈的反響。之后他們經過多方查找,最后是在云南陽光道橋員工敬獻烈士的花圈上找到了公司落款,才輾轉找到了公司,表達了他們真摯的謝意。他們表示,要把這一好消息轉告給烈士的親屬和當年的戰友一同分享,并且告知我們,他們想要把烈士墓遷回祖國的動議也當即取消。


2010年4月到公司致謝的烈士母親和兄弟


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修復老撾納莫和勐塞烈士陵園的事跡和烈士陵園修復后的圖片經過祭掃烈士陵園的烈士家屬和戰友間的相傳和網上傳播后,引起了強烈的反響。下面是一個當年參加援老抗美戰士書寫的在網上傳播的一首詞

《五指并.貼眉梢.謝修陵人》

驚悉英烈在天之靈告藉,有我云南之陽光道橋人,呈領導之高瞻,之大義,現職工之通情,之奮力。壯我中華東方巨人之威,攜披甲扯幟援寮抗美老兵之愿。慰云云拄杖翹首南眺耄耋之念,爽炎黃民族不離不棄之大義。善修納莫、勐賽兩處中國抗美援老烈士陵園,使之整潔肅穆,煥然一新。遙想戊子歲末,軍帳結伴尋祭二陵,園內雜草叢生,碑殘字缺,滿目蒼涼。自此心存一結,欲哭無淚。而今有陽光道橋之兄弟,挺中華之脊梁臂膀,重塑戰友英雄的輝煌。今昔之間,淚飛如雨盡暢。古有漢武帝,不離討匈名將,千里寢側歸葬。近有遠征軍,不棄抗倭忠良,負尸來鳳山下。今有陽光漢,尋覓先烈遺跡,境外修陵,如同歸葬。偉哉壯舉,沒齒不忘。

適逢月圓之夜,問吳子兔女,冥冥中有英靈游過。吳子代斟桂花之液,兔女舒袖敦煌之榭。告之人間已有射羿之后,挾風俠骨,不負夙望,再鑄陵碑,精補闕坊。諸君可安息矣。

單膝跪,背負七星,叩茫茫南天。欣寐之際,過眼煙云依稀。


頭頂紅星血亦魂,
腮邊火炬豈褪痕。
班師前朝滄桑淚,
敢妄當今無后人。


云南陽光道橋修復老撾烈士陵園的舉動,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的支持和鼓勵,祭拜老撾烈士陵園中國駐老撾大使館官員、國家有關部門領導無不對此舉深表贊許。


中國駐老撾大使、商務參贊,老撾交通部部長等祭拜烈士陵園


商務部國際經濟合作局夏云貴副局長及中檢組祭拜烈士陵園


中國駐老撾大使館政務參贊及老撾納莫縣長等2011年清明祭拜


2011年5月援老抗美作戰四十年老戰士代表團清明祭拜


2011年5月14日上午,入老作戰四十周年訪問團籌備組邀請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參加“援老抗美作戰“5.14”戰斗結束40周年活動啟航儀式”,公司副董事長、總工兼援老項目技術組組長陳奇應邀出席了啟航儀式并作發言,簡要介紹了公司修復老撾中國烈士陵園的情況和公司遵循的理念。參會的老戰士聽了介紹后,都是非常感動,紛紛表示感覺謝,并要求合影留念。

5.14戰斗結束40周年活動起航儀式


公司陳奇副董事長攙扶烈士母親李大娘


當年參加5.14戰斗的老兵拜訪了云南陽光道橋股份有限公司總部,對公司將烈士陵園修復的舉動深深感動,并向公司贈送了寫有“陽光普照陵園 壯士含笑九泉”的錦旗。


當年參加5.14戰斗的老兵與公司陳奇副董事長(左二)合影留念



少女漫画全彩本漫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